31

妲己

当姜子牙的使者将那具烧得漆黑的雉鸡尸体扔在我面前时,我竟然没有流一滴眼泪。

我走上前去,轻轻的将它抱在怀里。那尸体紧闭着十八只眼睛,散发着醉人的松香气息。昔日它身上那些美丽的羽毛已经被烧成无法辨认的混乱颜色,就连那九个趾高气扬的脑袋也终于垂了下去,沉沉的熟睡,如同在做着什么美梦。

焦黑的尸体惨不忍睹,我却从未感觉她如此美丽过。

我轻轻叹了口气,问那两个西周的使者:“姜子牙是不是让你们告诉我,这便是我将来的下场?”

使者点了点头。

我咬了咬自己的嘴唇,冷冷的说:“你们滚回去,告诉姜子牙,我等着他。”

话音刚落,两个使者逃似的从我的视线中消失,我却如同迷失了心窍一样站在原地,怀中抱着那只生有九个脑袋的雉鸡的尸体,怅然若失。

 

纣王

那是自从伯邑考死后我第一次看到妲己喝醉。

她一个人坐在房间里,一杯一杯的自斟自饮,仿佛忘记了整个世界。她的脚边平躺着那只被烧焦的雉鸡。我看见她将杯中红色的酒洒落在它的身体上,仿佛那是一种庄严的仪式。

那雉鸡是今天姜子牙的使者送来的。从那时起,她便开始不停的喝酒。我知道那一定是她的另外一个朋友。

我心中突然暗暗一惊:难道会是失踪了的喜媚?

“喜媚走的时候,对你说过些什么?”她静静的问我。

“我已经不记得了,那天我喝醉了。”我回答。我撒了谎。不知为何,我不想对妲己说出那天我和喜媚的谈话。

她惨淡的笑了笑,摇了摇头:“你在骗我。”

我沉默无言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“喜媚临走的时候,告诉了我一件事。”她继续说,语气冷漠得让人窒息。

“是什么?”我问。

妲己浅浅的笑了笑,声音无奈而苦涩:“她说她爱你。”

我心尖微微一颤。

“没错,她爱上了你。或许从她见你第一眼那一刻便开始了。”她继续说,“可是你却从未正眼看过她。你和她上床,并不是因为喜欢她,而是为了取悦我。她自始至终都明白这一点。她是一个固执的人,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。她从不接受任何施舍和怜悯。只有别人欠她,她却从不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