淇具之窗个人文集:崔朝晖文集

 
     

童年纪事

(1941—1949)

 

 

 

3 小麻雀死了鱼跑了

 
 

我小时候拿弹弓打过麻雀和鸽子,掏过麻雀窝,养过小麻雀。有一次养了一只小麻雀。我在家时,由我自己喂小麻雀。当给小麻雀喂食时,小麻雀张开的嘴特别大,似乎整个脑袋就是一张嘴,好像永远也吃不饱的样子。当我上学时,由母亲给小麻雀喂食。小麻雀几乎成了我生活中的一切。一天,放学回到家中,发现小麻雀死了。当时我非常悲伤,痛哭不止,埋怨母亲没给小麻雀喂食,对母亲不依不饶。母亲承认自己没有照顾好小麻雀,并答应再给我弄一只来,这才平息了这场风波。但在我的感情上有好长时间还在掂记着那只小麻雀,时时想着那张饥饿的大嘴。此外,我还养过从河里涝上来的小鱼和小蝌蚪。最终也都逃不过小麻雀那样的命运。

三叔年轻时喜欢钓鱼,我跟着去过几次。以后,我就自己去钓了。那时,在离榆次北窑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大水塘,长着很多芦苇和水草,水里有鱼。夏天一有空闲时间便去钓鱼。钓具很简单:一根竹竿,竹竿头上栓上一根长线。在长线的另一头系上用普通缝衣针弯成的鱼钩。鱼钩上方系一个金属坠。在金属坠上方12米处再系上一根用小刀削细的短竹棍或木棍作鱼漂。钓饵用蚯蚓。钓鱼要有耐心。有时在太阳底下一站就是一两个钟头,也不一定能钓上几条鱼来。但每次下钩都充满了希望。鱼一旦咬钩,鱼漂一沉,马上提竿,把鱼甩上岸来。那一刻,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了。每次钓回几条小鱼来,家里就会熬一锅鱼汤,全家人就会美餐一顿。后来,水塘被日本人用抽水泵抽光了水,把鱼都捞走了。这地方也就没鱼可钓了。这就是竭泽而渔吧!

钓鱼也有不顺心的时候。有时甩竿不慎,鱼钩挂在水草上或挂在芦苇上,拽不下来,那可真急人。一旦用劲大了,把线拽断,那就懊丧极了,钓鱼的兴致就会大受影响。一次跟一个好朋友李景义去赵村附近的一个大水塘钓鱼,我钓他看。那天一连钓上来十几条鱼,都用细绳穿起来放在水中。好友无事就摆弄鱼玩。一不经心,把一串鱼给放跑了。当时,我非常生气,埋怨了他几句,他也不敢吭声。之后,我扛起鱼竿回家,他一声不吭跟在后面,一路无话。此后有一段时间,我就是不理他。等我气消了,我们又和好如初。

榆次有一条人工开挖的引自潇河水的灌溉渠,因为水中泥沙太多,所以叫黄龙江。河水深的地方可以没过头顶。我小时候学游泳没人教,就是跟一帮小朋友到黄龙江里从学“狗刨”开始的。后来学会了侧泳、仰泳和踩水。当我学会游泳之后,在水里可以扎猛子,踩水打水仗。每次玩得都挺尽兴。那时家里不让去河里玩水,我是瞒着家里去的。一次,三叔给了我一条好皮带。中午我去游泳时,把衣服放在岸上,皮带被别人拿走了。当我上岸后找不到皮带时,心中火急火燎的。没有办法,只好非常狼狈地提着裤子到学校去上课。回到家里也没敢吱声。

冬天,河水结了冰。浇地的水也结了冰。这正是溜冰的好季节。我所说的溜冰是没有溜冰鞋,直接穿着普通鞋在冰上滑行的运动或游戏。一般溜冰的地点在榆次天一渠的后面。那里的冰面又平又滑。经多人滑行,滑出了一条2030米长的滑道。放学之后,小朋友们就会聚到这里来,自觉地一个挨一个轮流在滑道上滑行。一般滑行前都有一段助跑,然后两条腿一前一后站着滑行。也有蹲着滑的。有时青年人也会参加进来。滑一会儿就会浑身出汗,头上冒热气。天寒地冻时节,这里却热气腾腾,给沉闷的冬天平添了一丝活力。现在回忆起来仍然非常兴奋。

小时候家里没钱给我买玩具,于是就自己动手做玩具。我家住的地方离黄龙江很近,江边有胶泥。于是便用胶泥做玩具手枪。泥捏的手枪涂上黑墨也像模像样,玩儿起来也挺带劲,即使手被弄黑了也不在乎。还用高粱干窝过步枪,并为此惹过麻烦。那是一个傍晚,一群孩子在家门口玩耍。我拿着高粱干步枪比划着要“枪毙”一个孩子,那孩子跪在地上,我拿高粱干步枪冲着他,嘴里喊着:“啪!啪!”。正在这时,他哥哥走过来看见了,把我骂了一顿。还说,再见我这样非打我不可。

此外,还做过一种叫“竹蜻蜓”的玩具。拿一只核桃,用烧红的铁丝在核桃壳上烧穿两个洞。两个洞在同一个轴上。再把核桃里面的仁掏空,把空核桃插在一根竹棍儿上。在空核桃里的棍儿上拴上一根细线,把线缠绕在空核桃里的棍儿上,另一头系一枚制钱,防止把线都缠绕到核桃里。另外用小刀把竹片削成10厘米长15厘米宽像螺旋桨的样子,中间烧一个孔。把竹片插在空核桃顶部竹棍儿的头上。这时,一只手拿核桃,另一只手拿着制钱一拽,竹片就会转动起来飞向空中。现在看起来,这就是原始的直升飞机。

春节期间看到别的孩子玩火花,自己没钱买,我就自己做。把木炭研成粉状,再到墙上刮下一些芒硝研细,跟木炭混合后,用纸卷起来,就做成了火花。晚上点燃起来,也会火花串串,玩起来更加兴致勃勃。

 
 
 

 
 
     

《三北生涯》作者:崔朝晖   版权归作者所有  转用时请注明出处   作者邮箱:cuizh@yahoo.com

《淇县之窗---淇县热线》设计制作:老农  刘辉   刊头设计: 郑厚德

站长:老农(信箱qxzhd@126.com)  QQ:1036847795   网站电话:0392-72262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