毖彼泉水,亦流于淇,....我思肥泉,兹之永叹

折胫河史话

 

    折胫河是淇县内陆河。发源于泉头村太和泉(亦称肥泉),流经桥盟乡、朝歌镇、北阳镇、西岗乡四个乡镇,人入卫河,全长19.8公里,流域面积100平方公里。
    折胫河古称肥泉、澳水、泉源水,又称阳河、勺金河、太和泉水。我国古代第一位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的《泉水》诗中所咏“我思肥泉、兹之永叹”即指此河。自殷纣王与妲己观朝涉,折樵夫之胫验髓之后,易名折胫河,能自流灌溉500余亩稻田。该河古入淇河,后经西沿村入卫河。新中国建立后,将恩德河、赵家渠下游扩宽,使之于东石桥东南汇入折胫河下游。方能灌溉上万亩良田。
    折胫河虽是内陆小河,全长不足20公里,却在许多史书中都有记载。《水经注》云:“源泉水有二源,一出朝歌城西北,一出东南。纣王于此折老人之胫视髓。经朝歌城南,又东于左水合,谓之马沟水,又东于美沟水合,又东南注入淇水。”《博物志》谓之澳水。《寰宇记》载:“阳河在卫县西北平地,即纣折朝涉之胫于此。亦名折胫河。”  《一统
志》云:“泉源水在淇县南,一名阳河。”
    折胫河之所以盛名,是因为在这里曾演绎过一个悲烈的故事。三千多年前初冬的一个早上,纣王偕妲己登上摘星楼,举目四望,看见一老一少两个樵夫涉水过河。老者毅然涉过河去,少者却惧怕寒冷,几次把脚伸进水中又缩了回去。妲己问纣王这是何故。纣王说:“老者骨髓充沛,所以不怕寒冷,少者骨髓不足所以怕冷。”妲己故意摇摇头说不信。纣王遂命侍卫把两个樵夫叫来,折胫验髓,终于博得妲己一笑。后人为纪念这两个无辜的樵夫,把这条小河易名折胫河,还赋诗叹曰:  “河流曲曲总凄清,呜咽依稀远故城。胜有哀怨传不尽,潺潺未改旧时声。”
    千百年来,折胫河经过多次疏浚,防旱涝、灌良田,通舟楫,给淇县人民带来不少福祉。
    据《淇县志》记载:明嘉靖四年(1525),肥泉有三源,中曰太和泉,在东泉头村南,泉自地中出,积为方沼,横45步(约74米),纵22步(约37米),足见泉水之大。县丞王山浚成大河,以便民利,通舟楫。明万历二十六年(1598)知县蒋行义新浚了太和泉,与右泉饮马池水合。据清光绪《淇县舆地图说》记载:饮马池亦名浴马池,在西泉头东偏南,昔为大池,阔广百余步,今淤塞成小涧。左源三和泉水自东北来入之。三和泉距太和泉里许。分二渠,一南流入折胫河,一东南流,经稻庄北入城壕。三源既会,水源充足,可灌田数千亩。
    清同治十二年(1873),河南巡抚钱鼎铭再浚之。自太和泉至西沿村,凡四千六百余丈(约合15180米),深七尺(约2.1米),宽二丈六尺(约8.6米),历时半年,耗银六千八百两。因折胫河不可垂训,故易名勺金河。钱鼎铭亲自撰书勒石立于太和泉畔,垂训后世。
    历史上虽对折胫河进行过多次疏浚,都没有留下翔实的记录,唯独钱鼎铭这次疏浚作了翔实的记载。《重浚勺金河记》这是淇县水利史上较早的文字记录,而且载入了《清史稿》。《清史稿》中钱鼎铭传略记云:  “……任河南巡抚期间,曾凿贾鲁河故道……复浚勺金河……。”因此《重浚勺金河记》有较高的历史、文物价值。同时其碑文是圆转遒丽的赵体,全文711个字,字字端庄,笔笔不苟,堪称书林之秀。据泉头村老人讲,解放前周边县市的汤阴、安阳、卫辉、新乡等地常常有人来此拓片。文化革命期间破四旧,此碑被砸毁,垒在房屋底基。后经泉头村村民耿王保、牛永福、牛山嶺、潘和义四位老先生发掘,找到了这块《重浚勺鱼河记》古碑,可惜此碑已被人断为三截,无复旧观。
    前几年,我们无意中从已故老教师李金铎先生家中发现了《重浚勺金河记》拓片。这是他解放前搞的拓片。经过整理标注,现附印文后,以飨读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附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重浚勺金河记》标注
   
    古之兴水利者西门豹①,史起郑白②,其施功皆在西北。顾议者或谓水利之兴,西北难而东南易。岂今必异於古所闻欤?亦人之狃③於故常而惮为其难耳。夫当兵革甫息④,财用匮绌之余,诚未可劳民以大举矣。第因地之宜,顺民之欲,有利赖而无烦扰,亦守土者所宜有事也。余往岁旬宣畿辅⑤,适任筱沅观察,守顺德,尝以其言浚洺河二百余里,兼治上下游,以除广平、顺德二郡水患。役甫竣,而余奉命抚豫。豫与畿辅地相接,郡邑利弊相等。既视事,询民疾苦,乃设局以兴水利。于是尹杏农观察为余言曰:“同治戊辰,以治兵道经淇邑,军行旁午而驿路泥淖,至不可行。问之,土人则曰:‘此折胫河’。北二里许,脉起太和泉,在淇邑西也。河发源于灵山,伏流至山下,汇为池。饮马泉北来会之,合流而东,溉田数千亩,以达于卫河。明万历间,邑令蒋行义浚之,距今四百余年。淤垫不修,每夏秋盛涨,辄为民患。盖以功之难成,而置之也久矣。余下其事於府,若县令,集绅民,筹所以举其事者。荒度经营,畚锸兢作,荡淤逐卤⑥,瀹源注流。自太和泉至西沿村,凡四千六百余丈,深七尺,宽二丈六尺。公帑及余率守令捐廉,合之得银六千八百两。其不足者,资诸民力。役将半,复属杏农观察。以轻骑往,察勤惰,验坚窳⑦,有不中程者,悉更治如法。经始于孟春二月十有六日,越六旬蒇⑧事。以折胫不可垂训也,乃更名勺金河。邑人士请为文勒石。余惟勤民事者,贵因便乘时,行善政者,在得人共理。岂独是举哉?方今川泽田畴之待治,环豫皆然也。吾甚愿司民牧者⑨,讲求规画,次第见诸施行。庶几斥卤变为膏腴,民生免于暋难。再睹於垫彼史起郑白之功烈何!今日邪,淇固小邑耳,徒以诚信感孚,通力合作,数百年废举,肇复于一旦。此以徵吾民之大可用。惟视乎使民之得其人而法美意,又以见良之因畏难而不举者,不知凡几也。若夫恪守成规,益加浚治,永保久大之利,毋忘创事之艰之善,其后矣。襄日之官斯土者,则尤所望於他。是役者,卫辉府知府来秀,淇县知县陈士杰,知州李树基於例得备书云。
    同治癸酉六月豫使者太仓钱鼎铭⑩撰并书。
    [注释]:
    ①西门豹:战国魏人,魏文候时任邺县令。当地三老、廷椽勾结女巫敛百姓财物,每年择民女沉入漳河,谓为河伯娶妇。豹将女巫、三老投入河中,恶习得除。又发动民力,开渠十二道,引漳水灌田,民得饶足。
    ②郑白:古代关中有名的水利工程。有“下有郑白之沃,衣食之源”之说。
    郑渠:战国韩国水工郑国为秦国所凿。分泾水东流,经三原等诸县界,入沮洛。溉地四万余顷,为关中沃原。
    白渠:汉代关中平原的人工灌溉渠道,在陕西三原县西北,汉武帝大始二年,赵中大夫白公奏穿渠,引泾水、起谷口,入栎阳,注渭中,长二百里,溉田四千五百余顷,名曰白渠。
  ③狃niǔ:拘泥。
  ④甫息:刚刚停下。
  ⑤畿辅:泛指京城地区。
  ⑥卤1ǔ:指盐碱地。    •
  ⑦窳帅:粗劣。
  ⑧蒇chǎn:完成。
  ⑨司民、牧者:皆指地方长官。
  ⑩钱鼎铭:  (1821—1875)清末江苏太仓人,字新之,号调甫。道光二十六年举人。曾协助曾国藩、李鸿章镇压捻军。后任直隶大顺广道、直隶按察使、布政使。同治十年升任河南巡抚。在河南期间大兴水利。据《清史稿•钱鼎铭传》记载:  “曾凿贾鲁河故道,南自周家口北至朱仙镇,又西北至郑州京水寨,疏积沙,补残堤岸,上游无水患,下游通舟楫。接着复浚勺金河,丈八沟余,济河永丰渠以资灌溉……。”
 

返回主页


版权所有:《肥泉古今》  《肥泉古今》编辑部与淇县之窗主办   栏目主持人:雨声